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广播 > >> 正文

金华原创音乐剧惊艳全场

来源:网络整理 2019-03-18 19:17   编辑:管理员  

 金华原创音乐剧惊艳全场

在我市农村,家家户户门前都有两只颜色各异的垃圾桶,垃圾分类已是日常。上至80多岁的老奶奶,下至3岁孩童,都能自觉地按照“可腐烂不可腐烂”“可回收不可回收”将每天的生活垃圾分类投放。

就是这样一个带着乡土气息的农村题材,被金东区文化馆搬上了舞台。

经过一年多的打磨,音乐剧《美丽乡村总动员》先后获得了浙江省第29届戏剧小品邀请赛金奖和2019年浙江省“群星奖”。

“群星奖”的评比是群众文艺政府最高奖,每3年举办一次。“好的文艺作品应该要来源于生活,弘扬时代主题。”金东区文化馆馆长陈永岗说。

从生活走向文艺

垃圾“重生”赋予作品生命力

垃圾分类开展得如火如荼,乡村发展不断从中受益,然而在文艺作品中,这还是个空白地。

早在17年上半年,金东区文化馆便着手讨论创作题材。

垃圾分类作为金东的亮点工作,在全国性的赛事中并不常见,如果创作得好,会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提起创作初衷,金东区文化馆馆长陈永岗如是说。

经过半年多的反复斟酌,最终将主题确定为垃圾分类,这个源于群众生活艺术题材,一定能给予艺术家们最好的灵感。

陈永岗对于群众文艺作品的选材很坚定,“一定要与百姓切身利益相关,又是时代进步的主旋律。”

主题确定了,又如何将生活化的垃圾分类用艺术的形式展现出来呢?

戏剧和小品是群文创作的常规路线,为了作品能具备更强的表现力和感染力,团队选择了拟人化的音乐剧形式,整合了视觉和听觉的双重享受。

音乐剧结合了歌唱、舞蹈和表演,就意味着作品的剧本和音乐都得原创。

创作团队到琐园村、蒲塘镇、江东镇等多个村镇采风后,首先诞生了作品的1.0版本。

“单纯地表现当地垃圾分类做得好,这不难。可是除了歌颂和宣教之外,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团队对首个版本并不满意。

“唱唱跳跳地结束了,却没有给人留下太多印象,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效果。”

欢声笑语之外,团队一直在寻找作品的“核心”。

陈永岗说:“就好比写文章要有中心思想,如果一个文艺作品缺少了它的核心,就缺失了生命力。”

分类之后,垃圾去了哪里?不可回收的有害垃圾降解填埋,可回收的垃圾得到的是重生。

在专家指导中聆听感悟,在反复排练中推翻重建,慢慢地,“重生”这个核心浮现出来——重生是希望,也是未来。

作品的“核”明确了,矛盾、冲突、化解、升华,情节设置一气呵成。

夜深人静,垃圾狂欢。香蕉皮、海鲜壳、旧电扇、牛奶罐纷纷跳出垃圾桶。

热舞中,一个空可乐瓶爱上了一节废弃电池,大胆表白后接收到了电池的“放电”。

眼看着一段美妙姻缘即将展开,电池却突然犯了难:可乐瓶是可回收垃圾,电池却是不可回收的有害垃圾。

天一亮,分类垃圾车一来,它们就得分开。音乐剧到了这个节点,欢乐骤止,矛盾产生。

为了“爱情”,可乐瓶提出要跳到“不可回收”的垃圾桶中与电池厮守一生。众人也纷纷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违反垃圾分类的规则,是个好办法吗?

转折来源于电池的自省:

“我们都说保护环境人人有责,每个人都觉得责任在别人,却不知,应该是我先有责。自从村里实行了垃圾分类,环境美多了,我不想带这个坏头。”

“我是有害垃圾,应该被分解,消失在这世界。小瓶子,当你被回收重生后,只愿你能记得我们的爱情。”这是电池对可乐瓶最深情的告白。

此时,音乐响起:“来来来,我们分类装起来,聚散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们的爱就在这舞台,绿水青山用心浇灌。”这一次的欢歌,是为“重生”歌唱。

人物关系再调整

艺术创作也讲究逻辑性

音乐剧是集舞蹈、音乐、表演于一体的艺术形式。

由于团队中大部分参演人员都是声乐或者舞蹈专业的演员,缺乏表演技巧,因而在排练中始终得贯穿着演员对于剧本的学习和思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