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版权方“躺赚”的时代过去了,音乐平台强_常州人民广播电台
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广播 > >> 正文

音乐版权方“躺赚”的时代过去了,音乐平台强

来源:网络整理 2019-12-03 02:16   编辑:管理员  

 

“音乐平台不再给保底,很多小的版权公司都死了。”

从彩铃时代活跃至今的资深从业者老龙在接受音乐先声采访时这样说道。回顾“最严版权令”以来的近五年,在大多数音乐行业从业者的认知里,音乐版权方费伴随音乐平台的发展一直是水涨船高。但是今年以来,形势开始变了,在经济下行的“寒冬”背景下,音乐版权公司的处境也正在发生着变化。

就匠音乐创始人张昭轶曾经在2015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一批六位数的版权库从最初的百万级价格,到后来被炒到了千万元的级别。当时就有媒体指出,在线音乐版权的价格已超出理性的成本,存在很大的泡沫。

那么,四年之后,到了“挤泡沫”的时候了吗?

      政策利好下,水涨船高的音乐版权费

音乐版权市场的价值暴涨与国家政策的推动息息相关。

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发布《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盗版歌曲大规模下线。截至当年7月31日,16家直接提供内容的网络音乐服务商主动下线未经授权音乐作品220余万首。其中,百度音乐下线了64.2万首、一听音乐下线超过60万首,然后是多米40余万首、唱吧29.8万首。而各数字音乐平台通过购买独家版权、转授权,分别建立起各自的版权库,进而带动了数字音乐的全面正版化。

而在“最严版权令”发布的前一年,各大音乐平台就已经嗅到了版权要变天的信号,纷纷开始大批量向唱片公司购买版权。尤其是QQ音乐,购买了多家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例如QQ音乐与华纳音乐、索尼音乐都达成了独家版权合作,如果其他在线音乐平台需要使用这两家唱片公司的版权,都需要通过QQ音乐进行转授。2015年年底,QQ音乐就向网易云音乐转授音乐版权150万首。2016年,QQ音乐与中国音乐集团合并,最终成立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以下简称“TME”)。

可以看到,在国家版权局的政策推动下,音乐版权市场迅速得到了规范。根据《2017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网络音乐产业行业规模突破150亿元,相比2006年增加了10倍。两年后的2018年,中国网络音乐产业规模突破175亿元,同比增长22%。

同时,在独家版权模式下,多家音乐平台为抢夺版权陷入非理性竞争的价格战。在音乐平台和唱片公司的共同助推下,版权费水涨船高。同时,由于版权授权协议一般两到三年会重新签订一次,在卖方市场下,音乐平台为了避免用户流失到其他平台,往往会选择接受更高溢价的版权费。

音乐版权方“躺赚”的时代过去了,音乐平台强势取消中小版权方保底收入

11月5日,去年网易云音乐打包售卖周杰伦歌曲的案件终于宣判。判决书显示,整个杰威尔曲库有808首,TME与网易云音乐在2015年4月1日至2017年3月31日的两年里,每年的版权转授费用几乎没有变化,都在870万元左右。然而到了2017年4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这一年期间的版权转授费用为18184140元,上涨了近1000万元,翻了一倍之多。

根据腾讯新闻报道,行业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幸存下来的音乐平台的版权成本,自2013年以来飙升了50多倍。据悉,2017年TME签下环球独家时,版权费从最初的三四千万美元一度涨到3.5亿美元现金加1亿美元股权,短期内飙涨10倍。同年,网易云音乐以20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拿到朴树专辑《猎户星座》的独家版权。据传第二年,网易云音乐又以1.7亿元人民币的价格购买了华研音乐的2000首曲库。

这样的竞争也让版权公司轻松实现“躺赚”。音乐先声在对多家版权公司的负责人进行采访后,几位从业者都表示,在2015年到2018年间,版权公司与各大在线音乐平台的合作模式均为“保底+分成”的方式。音乐版权的定价在当时并没有参考体系,音乐平台每年预付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预付款给版权公司,如果播放收益超过了保底费用,再进行一定比例的分成。

根据资深从业者老龙透露,在那个时候版权公司都在赚钱,音乐平台大量地在赔钱。“一个季度拿到报表时我也会脸红,因为近200首歌曲的播放收益大概只有一两万块钱。”老龙说,虽然大部分歌曲的收听流量并没有很高,但是音乐平台依旧按照一个非常高的价格支付给版权公司。因此,也滋生了很多薅平台红利的版权公司。

根据老龙的描述,因为当时平台按照歌曲的数量占曲库比例给保底费用,很多公司为了薅平台羊毛,用几千到几万块不等的价格四处收购音乐版权,快速扩充自身的曲库量。由于这些零散的版权并不是多么抢手的资源,在音乐人手里根本无法有效变现,于是创作者大多会选择干脆卖给这些版权公司。版权公司拿着这些并不值钱的版权转手授权给音乐平台,一年分到百万授权费不是问题。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