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阿北连发多条广播,消失的鹅组和拧巴豆瓣_常州人民广播电台
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广播 > >> 正文

好人阿北连发多条广播,消失的鹅组和拧巴豆瓣

来源:网络整理 2019-11-06 05:46   编辑:管理员  

 

好人阿北连发多条广播,消失的鹅组和拧巴豆瓣

“太好了,明天大家又可以开始骂豆瓣了。”2019年10月20日凌晨,豆瓣广播正式恢复。《四个春天》导演陆庆屹(豆瓣昵称:起床,吃饭)连发了四条广播,其中这条被一年都发不够10条广播的豆瓣CEO阿北转载。

好人阿北连发多条广播,消失的鹅组和拧巴豆瓣

好人阿北连发多条广播,消失的鹅组和拧巴豆瓣

一时间,豆瓣友邻们纷纷奔走庆祝。广播里有不少用户晒起了吃饺子和放鞭炮的照片,还有不少用户做起转发抽奖,奖品之中甚至包括比特币——大家的庆祝活动如过年一般。

“有种病友重回精神病院的感觉。”一位豆瓣用户告诉 毒眸 

彼时距离豆瓣广播突然被停止,已经过了两周。在这14天里,豆瓣用户发出的每一条动态都在显示“正在审核中,内容暂时仅自己可见”的提示;两大用户量数十万的小组“鹅组”与“瓜组”,也处于被雪藏的状态,迄今仍然没恢复。

尽管很多用户平时都对豆瓣的种种机制颇有微词,也如陆庆屹所说“明天大家又可以开始骂豆瓣了”,但是广播被雪藏的这两周里,这些豆瓣用户仍然害怕失去“最后一片精神乌托邦”。过往每当有其他平台上的用户批评豆瓣或者对豆瓣进行冷嘲热讽时,豆瓣用户会立马变得空前团结,结伴去“攻击”对方、维护豆瓣——只有豆瓣用户自己可以骂豆瓣。

这种对豆瓣又爱又恨的“拧巴”,一如过往14年来豆瓣的商业化发展的写照。

从2005年的数据推荐起家,到迅速拥有书影音、豆瓣笔记、豆瓣小组、豆瓣同城等多个子频道和产品,豆瓣一度让投资人对其商业化之路充满了期待。在风头最盛的时刻,豆瓣却一边想维持自由交流的社区,一边也想体面地挣钱,这种拧巴的姿态,也使豆瓣在“情怀”之外,还被贴上了“商业化速度过慢”、“产品冗杂”等标签。

豆瓣的移动应用相关App

豆瓣的移动应用相关App  

从2011年完成C轮融资至今,豆瓣已经有超过七年时间没有宣布新的融资消息了,但即便如此,豆瓣也仍然没急于将小组、影视评分等业务里的流量变现,而是试图通过拆分音乐、阅读等业务来转型。在这种近乎于执拗的坚持背后,是那个被网友称为“不屈服于名利”的阿北。有豆瓣用户在采访中告诉毒眸,在他的认知里,觉得不那么急功近利的阿北是“一个好人”,而这或许也是大多数豆瓣用户对阿北的印象。

可以取悦用户,却不一定能取悦资本。坐拥大批流量的豆瓣,单单守住情怀而无法转化成利润,无疑没有投资人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现如今的豆瓣,处境比过去十多年都显得更为微妙。

在错过移动端的风口之后,这个文青们的乌托邦,究竟会驶向何方?

消失的鹅组

10月20日零点刚过,豆瓣的广播功能便如约恢复了,豆瓣鹅组的管理员“姨妈的鸭”也很快就发广播表示:“其实有点委屈,但是回家了。 

并不是一切都恢复了原样。打开小组搜索,鹅组、瓜组等豆瓣热门小组仍处于被雪藏的状态,非组内成员无法寻找到小组。现在搜索瓜组,还会出现“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请尝试其他查询词”。一位小组重度使用者告诉毒眸,这是她在豆瓣里第一次看见这样提示的字眼。

好人阿北连发多条广播,消失的鹅组和拧巴豆瓣

 鹅组、瓜组被雪藏

鹅组、瓜组被雪藏  

这已经不是这类豆瓣小组第一次陷入到风波当中了。创建于2010年5月的豆瓣鹅组,目前已经有62万用户,前身为小组“八卦来了”(因此被叫做“八组”),名字灵感来源于综艺《康熙来了》。八组平时以娱乐八卦帖子为主,早期通过一些关于董洁出轨、李易峰“不可说”等“内部人士”的爆料,逐渐成为众多娱乐新闻的第一发酵地。

好人阿北连发多条广播,消失的鹅组和拧巴豆瓣

八组名气越来越大,争议也随之而来——包括杨幂在内,多位当红明星都因八卦问题而状告过八组相关用户。但争议却并没有让八组降温,反倒是令其因争议而越来越红,也令豆瓣小组开始成为电影评分之外,豆瓣另一个成功出圈的“流量地”。


分享到:
猜您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