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广播 > >> 正文

抖音快手抢食音乐视频化 或改写腾讯音乐版权一家独大

来源:网络整理 2019-07-30 07:23   编辑:管理员  

 

(原标题:抖音、快手抢食音乐视频化 或改写腾讯音乐版权一家独大)

抖音快手抢食音乐视频化 或改写腾讯音乐版权一家独大

近日,有消息称,快手和抖音两大平台的音乐负责人刘峰和朱洁、宋予斌已经从公司离职。对此,抖音方面回应南都记者称“不予置评”,而快手官方虽未有答复,但有知情人士向南都记者透露,刘峰依然在快手负责音乐业务,消息并不属实。

外界之所以突然聚焦两大短视频平台的音乐业务,是因为近段时间一直有消息称,由于腾讯音乐(TME)与各大唱片公司的音乐版权合作即将到期,快手和抖音两大头部短视频平台对版权争夺虎视眈眈,欲从版权占有绝对优势地位的腾讯音乐口中分一杯羹。

2014年开始的在线音乐平台版权大战依然历历在目,各平台对独家版权的激烈争夺,最后因为国家版权局在2017年的介入而暂时告一段落。如今,短视频平台的参战,似乎要再次搅动版权市场的格局。不少业内人士表示,如今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很多歌曲的重要宣发渠道,《沙漠骆驼》、《心如止水》这类之前名不见经传的歌曲更是因为短视频平台大火,前者35秒版本现在在抖音上的播放量达到了690万。不过,也有版权业内人士认为,抖音、快手之类的短视频平台花大力气与腾讯音乐争夺版权,其意图并不只是着眼于短视频产品,背后可能延伸出一系列流媒体产品和服务,乃至整个泛娱乐业务的布局,这才是其争夺版权的关键所在。

A

短视频成音乐宣发重要渠道

在抖音上拥有32万粉丝的YU Jay曾因为一首Love U吸粉超20万,这首歌目前被超过17万个短视频使用过,而他还只是一名来自广州星海音乐学院爱好说唱的学生。其经纪人高枫告诉南都记者,目前YU Jay没有真正意义上来自于抖音的收入,但当用户在抖音上听到某首喜欢的歌曲,就自然会从QQ音乐、酷狗这一类在线音乐平台上搜索收听,YU Jay还因此登上过腾讯音乐人原创榜的第二名。

“我们目前是把歌曲授权给宣发公司,他们帮我们上传到各音乐平台,然后平台扣去一定比例后,我们和宣发公司五五分成。从付费数据来看,目前腾讯音乐比较好,紧跟着是网易云音乐和虾米音乐”,高枫透露,现在除了像周杰伦这样的头部歌手,很少有平台会完全买下歌手版权,一般都是以分成模式签约,抖音这类短视频平台现阶段最大的作用就是“带红”歌曲。

如今,短视频平台已成为很多歌曲的重要宣发渠道。但与此同时,这也引发抖音和快手两大平台对音乐版权的争夺。“抖音和快手要抢夺版权其实早有耳闻。”两位在音乐版权领域工作的业内人士均告诉南都记者,他们认为未来“音乐+短视频”是兵家必争之地,各方平台必有一战。

而作为在一线的音乐人,其实不少人已经嗅到了这股硝烟味。音乐制作人阿星(化名)告诉南都记者:“现在抖音上火什么歌,酷狗TOP500排行榜里一定有什么歌。行内有句话叫‘南抖音,北快手,最后相遇在酷狗’。”为此,他身边越来越多的独立音乐人和制作人开始考虑在抖音、快手一类的短视频平台上“推歌”。

不过,阿星也表示,身边虽然不少同行在短视频上“推歌”,但将音乐版权授权或独家授权给短视频平台的案例目前并不多。大部分还是遵循着以往的传统模式,版权在唱片公司,制作人或音乐人利用短视频平台去推广,最终目的依然是希望将听众引流至在线音乐平台。“现在酷狗和网易云在短视频歌曲版权上争得挺厉害,很多头部歌手的曲目依然在腾讯,但短视频音乐好多版权在网易云”,阿星透露。

B

或为流媒体业务争夺版权命脉

就职于版权管理机构的刘维(化名)告诉南都记者,未来数字音乐的发行渠道会越来越多样化,鉴于目前短视频的“推歌”能力,其必然是重要渠道之一。他强调:“版权的重要性对于音视频行业有多重要,看看当年失去了周杰伦版权的网易云音乐的境况就知道了。这是一块肥肉,周围都是红眼的狼。吃不下,对于快手抖音而言,就是一个断崖。”

刘维认为,目前快手和抖音对版权的争夺,不仅仅着眼于现阶段的短视频业务。以抖音为例,其所在母公司字节跳动早已开始布局音乐流媒体业务并先行在海外试水,这类业务一旦缺失版权,就几乎是将音娱行业的“船票”拱手让人。

除此之外,抖音在2018年推出“看见音乐计划”培养自家音乐人;启动TikTok Spotlight”音乐人计划扶持独立音乐人;今年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更是跨界投资泰洋川禾,该公司为短视频头部达人Papi酱所在经纪公司,拥有Angelababy、周冬雨、陈赫等知名艺人。可以看出,字节跳动目前在音乐和娱乐产业的野心,远不限于短视频这一风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