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音乐产业再发呼声呼吁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_常州人民广播电台
当前位置: 主页 > 音乐广播 > >> 正文

国内音乐产业再发呼声呼吁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

来源:网络整理 2019-07-07 13:19   编辑:管理员  

 

  2019年6月30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中国唱片集团有限公司和国际唱片业协会联合主办了关于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的沙龙,行业组织、唱片公司、歌唱家和法学学者齐聚一堂,再次强烈呼吁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

国内音乐产业再发呼声呼吁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

  就录音制作者依据《著作权法》目前所享有的权益来看,复制权和发行权依赖的实体唱片市场在过去20年中不断下滑;出租市场从未建立,出租权形同虚设;使用者付费模式还未成熟,信息网络传播权收益不稳定,而在国际上占整个产业收入14%的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我们在立法层面上却是缺失的。这两项权利,全球已有近150个国家立法,这也应该是录音制作者天生具有的权利,我们不应该输在起跑线上,只有通过立法赋予录音制作者应当享有的权利,才能有产业良性发展。

  长期以来,我国《著作权法》未赋予录音制作者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这一立法的缺失造成了我国音乐产业的权利根基薄弱,市场回报低,难以吸引资金和人才。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代理总干事周亚平在发言中提到,随着信息时代的发展,当前的《著作权法》对录音制作者越来越不利,内容产业寸步难行,立法将录音定义为制品而不是作品,但其实录音作品与电影作品从创作层面没有区别,词曲作者靠录音制作者完成艺术审美。此外,广播权和公开表演者应该是录音制作者的标配,只有让录音制作者的利益不在市场倒挂,使得录音制作者除了“僵尸权利”之外还有合理收益,这才是音乐行业的良性循环,因此两权立法对于音乐行业持续发展性命攸关的问题。

国内音乐产业再发呼声呼吁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

  在国际上,早在1961年通过的《保护表演者、录音制品制作者与广播组织公约》和1996年通过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均确认了录音制作者的公开表演权和广播权。目前世界上已有超过150个国家和地区通过立法赋予了录音制作者对其录音制品享有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其中包括了几乎所有的亚太国家和地区。音乐的价值在其他国家已经得到了认可,在我国也应如此。正大音乐总裁蒋涛作为录音制作者代表说到,录音制作者在整个产业中不是机械加工,而是给予作品以艺术创作,这创造出的隐形价值附着在作品上,听众听到的价值是这首歌,而不是单独的念词或读谱,因此应该给予录音制作者相应的权利,这是对于录音制作者劳动价值的认可与尊重,产业规则应该合理化,合理分配,从而激发产业各端。

国内音乐产业再发呼声呼吁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

  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为知识产权付费也是我国大力推行的政策。我国广播电台、电视台早已是市场化的运营主体,其广告、网络视听节目都能为其带来巨额收入。根据广电总局公布的《2018年全国广播电视行业统计公报》,2018年全国广播电视实际创收收入达到5639.61亿元人民币,全球排名第四位。而中国本土录制音乐产业产值只有35.16亿元人民币。双方的体量相差何止上百倍?广播电视行业不仅应该,而且也完全有能力向录音制作者支付这一费用。中国唱片集团总经理樊国宾指出,目前中国音乐市场的生态存在问题,2006年后的断崖式下滑,彻底打破全案策划制作、销售、推广的产业链,取而代之的是流量为王的商业逻辑,这导致录音制作者没有精力深挖真正有价值的内容,这与文化产业所肩负提升社会文化品质的责任相悖,这些局面的产生恰恰是因为录音制作者权利的缺失无法反哺。如果录音制作者缺少了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那就如同一个人的造血机能出了问题,文化产业本质上是版权行业,如果没有版权收益将无法践行行业使命。

国内音乐产业再发呼声呼吁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

  赋予录音制作者公开表演权同样具有合理性。对录音制作者的音乐进行商业使用促使许多商家获得成功,公开播放背景音乐对消费者的行为会产生积极的影响,并提高商家的收入。背景音乐可以帮助商家营造良好的氛围促进消费。一方面,录音制作者为创作优质音乐而投入的大量的劳动、时间和资金;而另一方面,机场、饭店、酒吧等商家在利用录音制品吸引客户并增加营业收入时,却不向创作这些录音制品的制作者支付一分一毫的使用费,这既与市场经济公平原则相背离,也与民法公平原则相背离,对录音制作者严重不公。摩登天空副总裁范雪在发言中提到,录音制作者大量投入制作成本,但是行业回报比却非常低,如果法律再不赋予创作者、录制者应该基本享有的权利,从业者无法得到法律有效的保护,会严重阻碍音乐行业的良性发展。法律和合理规则应该给予录音制作者以公平性,如果广播权、公开表演权这些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更是没有获得报酬的权利,那扶植好的音乐人、产生优秀的音乐内容可谓是举步维艰。

国内音乐产业再发呼声呼吁广播权和公开表演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