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实录丨乡村抗疫样本:从毫不设防到广播疫情 封村后仍有麻将声_常州人民广播电台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广播 > >> 正文

战“疫”实录丨乡村抗疫样本:从毫不设防到广播疫情 封村后仍有麻将声

来源:网络整理 2020-02-14 16:57   编辑:管理员  

 

图片来源:新华社(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新华社(图文无关)

  “在老家你也能戴口罩吗?”从北京返乡的高速公路上,我正喋喋不休地强调新型冠状病毒的危险性,父亲的反问令我一时语塞。

  我的老家在山东省菏泽市下辖的一个小村子,名副其实的十八线城市,这里经济不发达,但民风淳厚。老乡们一年中为了生计不肯停歇,春节是最令人期待的放松机会。

  但这个春节太特殊了——新型冠状病毒在全国蔓延,网络上对于疫情的报告数据实时更新,然而,不善用互联网的老乡们却对此知之甚少。同时,人员流动是乡村疫情防控最大的挑战之一——一个村落与周边村落往往存在着千丝万缕的亲缘关系,春节走亲戚意味着十里八乡间村民的充分交流。

  在原本完全不设防的乡村,抗疫问题变得更加困难。直到大年初一晚上,村里的广播响起,次日早晨高效率“封村”,终于在最后关头阻止了春运后的大规模人员流动。政府采取了强制措施,但村民对“自觉不串门”难以适应,鞭炮声裹着麻将声,在封闭的村庄里回响。

  “这个病毒是咋回事?”

  腊月二十八,从北京驶离时,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出发前翻箱倒柜找出家中为数不多的口罩存货,那是几年前为了防雾霾买的,近年来北京冬季雾霾有所改善,高级别防护口罩已不是必需品。

  自2019年12月底“武汉不明原因肺炎”被报道,我就开始在家庭微信群里转发相关消息,但或许“可防可控”的判断打消了大家的疑虑,没有人回应消息。临近春节时,事态突然升级,我们一家还没来得及抢购口罩、消毒液,就踏上了回乡的路。

  老家的情况截然不同——这里没有疫情笼罩的紧张感,口罩几乎不见踪迹,集市上人头攒动,过年的气氛比城里更浓郁。

  “这个病毒是咋回事?”有长辈主动问我,病毒在乡亲间的谈话中偶尔出现,但也仅限于知道,一位哥哥不知是从何处看到的消息,甚至告诉家人病毒已经有药可医。

  乡亲们对病毒的警惕性低源于信息滞后,没有人告诉他们不严加防控可能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危险离得远,就显得虚幻。1月23日,武汉“封城”,攀升的数字和专家的解析都透露出这场疫情的严重程度超出预计。彼时菏泽尚无确诊病例,山东也仅有个位数确诊病例,对于一个人口过亿的大省而言,这似乎不算严重。但单就菏泽而言,当地经济不发达,外出务工是多数人的选择,春节人口大规模回流将带来巨大的风险。

  在我的家乡,热情好客的风俗意味着一场场聚会、一个个风险。不少朋友告诉我家庭聚会已顺利取消,我只能坐在老家的院子里,对即将到来的春节忧心忡忡。而此前已接受出门戴口罩的父亲和母亲,回到老家后却身不由己。

  “你在家捂这么严实干啥?”一大早看我戴着口罩,邻居好奇地问。喜庆的春节,没有理由将亲戚朋友拒之门外,戴口罩被视为异类,没有对疫情防控的共识,怎么才能让乡亲们戴上口罩?

  “啥样的口罩才安全”

  “那咋着呢?”我的大娘问我。她听我絮叨了几天疫情进展,但又觉得无计可施,从大年初二开始,大规模的走亲访友就要开始了,她更发愁初二当天如何做出花样菜式,保证几十口人吃得满意。在观念相对传统的长辈们看来,就算日子再穷再苦,也没有春节关门谢客的道理。

  农村的疫情防控,仅一家一户有觉悟是远远不够的。武汉“封城”当天,就有评论文章呼吁加强农村的新型肺炎防疫宣传,这也切中了不少返乡青年的痛点:如何说服长辈戴口罩、如何劝说全家取消年夜饭成为当时网络上讨论的热门话题。

  “我给你找个大喇叭,你自己去村里喊吧。”我的喋喋不休让家人觉得无奈,聚会不停,家庭冲突频起。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一个人就算是口吐莲花也无法阻止接下来持续数日、规模浩大的“走亲戚”。

  村里的喇叭声迟迟没有响起。在农村,朗朗上口的标语和广播才是最高效的宣传,河南村长的硬核广播上了微博热搜,B站的up主剪辑了一个鬼畜视频,播放量数百万,弹幕中是来自全国各地网友的“报到”。

  那就试试官方渠道吧!腊月二十九到大年初一,我连着3天拨打12345,反馈乡村疫情宣传问题,有位同乡人自称一天之内打了三次12345,我们“相聚”在菏泽市官方微博的评论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