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着红色战歌与敌人肉搏_常州人民广播电台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广播 > >> 正文

唱着红色战歌与敌人肉搏

来源:网络整理 2019-08-08 11:35   编辑:管理员  

 

  “八月桂花遍地开,鲜红的旗帜竖呀竖起来……”距离邓胜先第一次在学堂初学这首《八月桂花遍地开》,生命的年轮已划过70载光阴。

  8月2日上午,在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诞生地——红安县七里坪镇的长胜街上,76岁的当地村民邓胜先再次唱起这首长征路上激励人心的红色经典歌曲,尽管因生病嗓子喑哑,但她还是一次次试图提高嗓音,想要一字一句唱好这支传唱了一辈子的歌。

  红安,不仅有两支长征主力部队——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从这里走出,同时也是革命歌谣的发源地,革命先辈带着这些蕴含伟力和魅力的歌曲,唱响长征路。

  主持编辑《红安民歌集成卷》的红安县音乐家协会副主席詹仲凯介绍,而今已全国闻名的《八月桂花遍地开》在红安是家喻户晓,该曲由大别山民歌《八段锦》的曲调改编而成,原名《庆祝苏维埃歌》,是为庆祝1929年鄂豫皖地区苏维埃政府成立,诞生于红安七里坪。

  1986年出版的《红安革命歌谣选》中记录,红安本地可考证的革命歌谣有300多首。在黄麻起义和鄂豫皖苏区纪念园的展厅中,更是随处可见“读读文化课,看看列宁报,唱唱革命歌,人人真快乐”“民国十六年,湖北黄安县(今红安),就把革命办……男女倡平权,义勇军成立,防务会不变,军阀、土劣、反动走狗一律要杀完!”等诸多革命歌谣。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最早也诞生于此。红二十五军创建川陕革命根据地后,人数由长征出发时的2980余人壮大到4000余人,整顿新红军迫在眉睫。歌曲创作者程坦,时任红十五军政治部秘书长,将他在鄂东北道委独立团教唱的《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再次改写,那些来自鄂豫皖的老红军,对曲调十分熟悉,容易掌握节拍,很快这支歌就在部队中流传开来。

  此前,作为红二十五军的军魂之歌,长征中“走到哪儿唱到哪儿,比队前讲话还方便,也容易收到实效。”经过少数民族地区,红二十五军尊重民族宗教、遵守民族风俗习惯,受到少数民族热烈欢迎。抗日战争时期,人民群众常以是否会唱这支歌来辨别是八路军还是国民党。

  红安传出的“革命歌谣”为何这么多?

  红安县档案馆馆长辛向阳介绍,《黄州府志》中记载,“自古麻城歌舞地”,红安有一半的土地是从麻城划过来的,具有民歌传统。红安民风纯朴、戏曲调众多,为革命的歌谣“老瓶装新酒”提供了基础,仅在《红安革命歌谣选》上记载的就有泗州调、孟姜女调、苏武牧羊调、蝴蝶调、玉蛾郎等数十种。

  同时,红安所在的黄冈地区,地处“吴头楚尾”,自古就是历史文化古城,诗书济世之风源远流长,早期的革命者大多是知识分子,他们都有能力填词作曲。

  此外,鄂豫皖根据地建立后,很多艺人受革命影响,投身革命开展赤色宣传,把民间的鼓词、说唱等形式搬到歌谣上。

  红安县革命烈士张南一投身革命前是一个鼓书艺人,走乡串寨以说唱谋生,加入共产党后他就以鼓书为武器宣传革命,他的《为什么贫穷不均》中有这样的唱词:“三才老天地人应该平等,是缘何他该富来我等受贫?”“乡村的一切权收归农会,普天下穷苦人才能翻身。”

  歌谣及有韵的文字,容易记忆,又最能反映群众心声。1929年,鄂东北特委何玉琳给中央的报告中称,“各种文字宣传识字者最少,意义又深,又少味,农民喜欢唱歌。”

  1931年,任中共黄安(今“红安”)中心县委书记的成仿吾,深受“文学大众化”影响,提出了要“向山歌、民歌学习”。为响应“创造工农大众艺术”这一号召,大批知识分子走向民间,用群众语言写群众生活,产生了《放脚歌》《暴动歌》《红军歌》等一批歌谣。

  同年双桥镇大捷后,“红军奇才”曾中生代表鄂豫皖临时特委在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中曾这样写道:“广大的群众在饥饿中、在雪地上、在枪林弹雨中唱着革命的战歌与敌人肉搏,使敌人的压迫与欺骗无所施其伎俩。”

  除了宣传教育、鼓舞士气外,歌谣中也反映出女性在革命中所扮演的角色。

  在共产党早期解放妇女运动中,女性也想要为革命出一分力,不论是作为女战士抑或是支持者。邓胜先老人8月2日还唱了一首《妇女参军歌》:“小妹我心中想去参军,我要去参军,参军要解放天下受苦人,爹妈你放宽心”。而在当时流传的一首《送郎当红军》也道出女子将个人情爱让位革命理想的抉择:“早起开柴门,红日往上升,今天送郎当红军,小妹苦在心……婚姻有人考,你我爱情深,虽然我是女子辈,主义看得清。”

  1932年和1934年,红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从红安走出,长征路上将这里的革命歌谣一直带到川陕甘,带到最后的革命根据地延安。


分享到:
猜您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