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河南戏曲的“后浪”生力军_常州人民广播电台
当前位置: 主页 > 戏曲广播 > >> 正文

留住河南戏曲的“后浪”生力军

来源:网络整理 2020-08-01 14:57   编辑:管理员  

 

《义薄云天》里和李树建搭戏的“后浪”是谁?

戏迷咿呀:中国剧协副主席、河南豫剧院院长李树建主演的《义薄云天》,可是最近戏曲圈的热门话题。我看了试演,这部关公戏大气磅礴,那位给李树建版关公搭戏的马童,让人眼前一亮,他那上下翻飞的功夫,一看就不是三年五年能练成的,有这样身手的年轻演员不多了!

自媒体“郑知州”:我打听了,他是河南豫剧院青年团的武丑演员梁灯昆,今年25岁,还拿了河南省第八届、九届青年戏剧演员大赛的二等奖。这场戏里,最后“华容道”那场感觉他体力都有点透支了。

大河报记者张丛博:我在演出后台采访了梁灯昆。他是驻马店人,8岁学戏,个头不高,受身体条件限制,专攻武丑,17年如一日,每天坚持练功。这次在《义薄云天》里饰演马童,可能是全场最累的演员之一,台词不多,只要关公出场,他就要翻着花样跟头出场。

最难的是,他还要与赤兔马“合二为一”,通过肢体翻腾跳跃,展现出赤兔马的凶猛神勇与内心波澜,是对演技不小的考验。所以每次排练结束后,他都要留下来加练,一天下来光空翻跟头,就有数百个之多。

梁灯昆:看到大家的评论,对我是很大的鼓励。说实话,不少人问我十多年练功的付出值吗?我心里也怀疑过,从开始学戏到现在,付出特别多,胳膊腿都摔断过,但在河南豫剧里,武丑的角色不多,在舞台上展现的机会也少,这次李院长找我来演马童,我很高兴,也尽全力去演好。

最后一场戏,几乎到了我的极限,翻完跟头以后还要跪着捧起青龙偃月刀,当时我腰都几乎直不起来了,感觉那一刻我就是戏里累得奄奄一息的赤兔马。

真的,武丑“小花脸”太不容易了,有念白没功夫不行,有功夫没念白也不行,还要唱腔好,对演员的要求高,但戏里的机会少,一直以来我的压力都很大,这次参演让我觉得,付出终有回报。

Q

现在唱戏的年轻演员挣钱吗?

梁灯昆:收入可能与行当、知名度等都有关系吧,我练的是武丑,实际上也不挣钱,为了养家糊口我去年还兼职跑了外卖。如果不是《义薄云天》这部戏,我可能就已经转行了。

现在生活压力太大了,一个月一两千的工资,连房贷都顾不住,如果不行了,就想去南方闯一闯。有人问我有没有梦想,每个演员都想在大戏里当主角,每个演员都想成为艺术家,但眼下,我真的只想顾着老婆孩子的生活。

大河报记者张丛博:现在一些剧团里的年轻人确实收入不高,以2013年组建的河南豫剧院青年团为例,尽管不乏优秀青年演员,但演员们能够排新戏的机会不够多,待遇也普遍较低,建议相关部门进行调查研究,鼓励青年团立足都市年轻人,面向市场开拓小剧场戏曲等小成本制作,留住河南戏曲的“后浪”生力军。

Q

唱戏有必要读大学本科吗?

梁灯昆:我是中国戏曲学院的本科生,戏曲学院对我的影响,可以说是质的改变。在学校里优秀的老师同学太多了,我见识了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并且,念白、功夫、唱腔都有了全面提升,这对我如今在《义薄云天》里的人物塑造都很有帮助。

在这里,我要感谢一个人——我媳妇,是她支持鼓励我去考大学深造。最终我是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上的。可以说,没有我媳妇,就没有我的今天。那几年,因为在北京深造,家里的负担都在她的身上。

大河报记者张丛博:现在河南三大剧种豫剧、曲剧、越调,都在中国戏曲学院有本科班,在高校里不仅有系统的理论学习,还有各剧种的名家授课,能学习京昆等其他剧种的精华,取长补短,交流提高,同时接受现代意识、审美观念的影响,为戏曲的传承发展和创新注入了新的活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