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 > >> 正文

钱,房子,社会地位,统统不重要!

来源:网络整理 2019-04-20 18:16   编辑:管理员  

 钱,房子,社会地位,统统不重要! 


不同于动物,人类的生存和繁衍,已经不需要社会地位来保证了。
如果一个社会的物质突然极大丰富,人们的基本生活条件很快被满足,整个社会就会迎来一次大型阶层焦虑。
我们不必为自己的孩子焦虑,更不必逼他们去竞争,换取一些虚假的地位和名利。
“焦虑”这个词,简直可以算上21世纪中国人的人生关键词。这个社会无人不焦虑。还没上幼儿园的小朋友,就开始择校焦虑。小学生被作业压得喘不过气来,焦虑。中学生高考焦虑。大学生前途焦虑。工作了婚恋焦虑。结婚之后开始新一轮的幼儿园择校焦虑。
向上“融入”的阶层焦虑
最近这些年,我也一直在思考阶层焦虑的问题,今天特别想和大家聊一聊,起因是昨晚读了一本名为《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的书。
里面讲的是一个获得过人类学学位的美国小镇女文青,嫁进了纽约富人家庭,搬进了纽约最高尚的地段:曼哈顿上东区,然后挣扎着想要融入贵妇阶层的令人心酸的故事。

这本书的作者,本身就是个极端焦虑的母亲。她在解决焦虑问题的能力上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这本书充满了她对上东区妇女浅薄无趣的描写,以及她自身枯燥冗长乏味的内心戏。
客观地说,这是一本极其无聊的书,不推荐大家购买或者阅读。这位妇女唯一令人学习之处,就是她受过生物学和人类学的科学训练,并以简单直白的方式,将她的焦虑展示给大家。
例如,
如何融入幼儿园家长的集体之中,就是最令她焦虑的事情之一。她这样描写自己的处境和内心活动:在狒狒的团体中,新来乍到的母狒狒地位最低。新狒狒要是无法和中高阶层的狒狒结盟,她和孩子的生活就惨了。我知道一旦我和儿子被排挤,这样还住在上东区,我们的地位就很难变动。我不想让儿子在学校成为没朋友的人,不希望我们母子俩被拒于门外,尤其是儿子不能落入这种命运。我不断想办法融入,虽然心里很受不了,还是在学校大门口拼命向大家微笑。我观察了很久,却依旧找不到打入群体的方式。
基于这种妄想式的考虑,这位极端焦虑的母亲就想方设法让自己和孩子融入这个集体。至于这种妄想本身是否成立,也就是说,在狒狒的社会被群体排斥,和在人类社会被某个群体排斥,之间的差别是什么。
这位拿了博士学位的,受过人类学训练的女士竟然拒绝探讨这个问题。那么这个差别究竟是什么呢?
动物世界的生存法则
在狒狒,以及其他各种野生哺乳动物的群落中,一个个体无法占据较高的社会地位,完全无法获得社会地位,甚至被这个群体排斥,都意味着着个个体和他的后代,拥有更少的食物,更少的交配机会,更大的被天敌杀死的可能性。简单说,狒狒没有社会地位,就意味着可能断子绝孙。不能融入集体,就意味着彻底灭绝。
我们人类社会是这样吗?并不是。上不了“好”的幼儿园,学龄前在家里蹲着,不会死。没有学区房,上个普通小学,也不会死。从一般的中学毕业的成绩一般的学生,去一个完全一般的大学念本科,你不仅不会被天敌吃掉,还有可能会成为马云。
人类已经进入现代社会,我们中间过的最穷的那些人都能生存,而且都能有后代。人类的生存和繁衍已经不需要社会地位来保证了。
一个狒狒如果无法融入狒狒的集体,就可能没有后代。但是一个正常人,只要他愿意,基本上都会有后代。一个野生的哺乳动物,升入更高的社会地位,就意味着更多的后代。所以一个狒狒想要生出很多的小狒狒,他必须获得较高的社会地位。但是人类社会的法则几乎要反过来。
一个人想要有很多的小孩,他反而不能有很高的学历。因为有很高的学历,往往会减少一个人生孩子的时间和欲望。也就是说,决定哺乳动物的生存法则,在人类社会已经不适用了。
可能这有点难理解。我再举一个例子。自然界的很多昆虫,例如飞蛾,是以自然光线,例如日光、月光等,作为导航的工具的。他们会按照日光、月光的一定夹角来飞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