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生活 > >> 正文

从这里,走向崭新生活

来源:网络整理 2019-07-11 00:03   编辑:管理员  

 

原标题:从这里,走向崭新生活

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是国际性问题更是世界性难题,许多国家都结合本国实际积极探索解决路径。

新疆尤其是南疆四地州,曾受恐怖主义危害较大、受宗教极端主义渗透干扰严重。当地政府坚持“打防结合,预防为主”的原则,开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为受极端主义思想影响并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的人员提供一个转变思想与学习技能的平台,将暴恐活动消除在未发之前。

这些被境外某些媒体歪曲为“监狱”“集中营”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究竟是什么样子?它为学员带来了哪些改变?近日,记者来到和田、喀什等地教培中心,采访了许多学员和老师,听他们讲述在这里学习生活和工作的感受。

“在这里我找回了生活的信心”

20世纪90年代以来,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在新疆策划并组织实施数千起暴力恐怖事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罹难。宗教极端思想影响生活方方面面,各族人民共同享有的和谐生活秩序被破坏,最基本的生命权、健康权、发展权被肆意践踏。

“极端主义思想毁了我的生活。”在喀什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习的巴哈尔古丽·艾尔肯难掩悲伤,讲述着自己不幸的“婚姻”。

巴哈尔古丽所说的婚姻并不合法。15岁那年,她被父母强迫辍学并嫁给了一个比自己大40岁的“野阿訇”(非宗教教职人员),只通过非法宗教活动念一段“尼卡”,被强行蒙面罩袍的她成了这个男人的第七任妻子。

婚后的生活更是一场噩梦。“他经常对我拳打脚踢,生病了不让我去医院,认为医院‘不清真’。”巴哈尔古丽说,在前夫的眼里,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属品。

渐渐地,巴哈尔古丽开始跟随丈夫参加非法讲经活动并传播宗教极端思想。“美丽的青春就这样被摧残了,我不仅是受害者,也是违法者。”

最终,这段不堪回首的婚姻以丈夫念三次“塔拉卡”而终结,巴哈尔古丽被抛弃。因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野阿訇”受到了法律制裁,而情节较轻的巴哈尔古丽来到教培中心。

在这里,她逐渐意识到“极端分子其实是利用宗教极端思想毒害百姓,煽动仇恨,欺骗妇女。这些手段都是非法的,必然要遭到法律的惩处”。通过学习法律法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和劳动技能,她开始逐渐融入正常生活状态,重拾生活的信心。

“2010年至2015年,宗教极端思想传播特别快。和田地区教育落后,当地群众思想观念落后,极易受到极端思想迷惑。”和田市教培中心教师阿卜杜开比尔·阿卜杜凯尤说。

在新疆,打击暴恐犯罪始终与保障人权相结合。“教育培训工作真正挽救了一批年轻人。”阿卜杜开比尔说,他们以前根本分不清合法与非法,现在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安心接受思想教育转化。如果不对他们的行为及时教育和引导,很可能滑向犯罪的深渊。

“我终于圆了一个大学梦”

在和田市肖尔巴格乡尕宗村一家服装公司生产车间里,布威热则耶·麦麦提托合提正在指导其他女工缝纫衣物,神情放松而自信。

从教培中心毕业后选择来乡里的工厂上班已有多日,她仍清楚记得第一次走进教培中心的场景。“看到宽敞的操场、明亮的教室、整齐的宿舍,我想,我没去成的大学,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布威热则耶高考时以优异成绩考上内地大学,但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的父亲却认为女孩学习无用。被迫回到家乡后她渐渐受到父亲影响,不仅蒙面罩袍,她还成为传播极端思想的一分子。

“我跟父亲挣扎过,但没用,直到去了教培中心,才意识到自己对校园如此渴望。”到了教培中心,布威热则耶和其他学员一起上课,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和法律知识,课余还参加文体活动,并且系统地掌握了缝纫制衣技能。“中心为我们请了最好的老师,讲得很细致,还有医疗室、心理咨询室。”她说。

谈到现在的工作状态,布威热则耶露出了笑容。她说:“以前老公做机修工收入很不稳定,又不让我工作。现在我们两个都在培训中心学到了技能,还解决了就业,住在政府建设的周转房,家里没有负担了。”每天清晨,她会骑车送女儿去上幼儿园,傍晚接孩子回家做饭,一家人其乐融融。

在喀什深圳工业园区内,作为喀什市教培中心第一批毕业生的穆科代斯·艾尔肯已经是车间里的熟练工。她告诉记者:“培训中心更像是我的另一个娘家,我经常想回去看看,很想念那里亲切的老师和同学,大家就像亲人一样。”

“新疆社会环境发生明显变化”

10月初,喀什市乃则尔巴格乡前进村的阿不都内比·阿不都热西提从教培中心顺利毕业,很快就要回到他原来的通讯公司上班了。


分享到:
猜您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