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经济广播 > >> 正文

孔田平:中东欧经济转轨30年中的制度变迁与转轨

来源:网络整理 2019-08-20 18:39   编辑:管理员  

 

提要:中东欧国家的经济转轨是人类社会经济史上最重大的制度变迁之一。中东欧国家已经建立了市场经济体制,作为新兴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市场经济不同于其他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纵观过去30年,中欧国家、波罗的海国家与西巴尔干国家之间的分化十分显著。这种分化不仅体现在市场经济体制成熟度的差异上,而且体现在经济实绩的差异上。初始条件、转轨战略、欧洲化是影响转轨实绩的重要因素,决定转轨实绩的决定性因素在于经济政策和制度。

一、经济转轨的完成

中东欧国家的经济体制在1990年代末已发生实质性变化,私人产权和市场协调获得政治保障,私人产权居主导地位,市场协调成为主导的协调机制。从这个意义上看,中东欧国家的经济转轨已经完成。从中央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轨事实上是不同经济体制的替代,即以市场经济体制替代中央计划经济体制。经济转轨涉及到以私有产权取代国有产权,以分散化的企业决策取代集中化的行政决策,以市场配置资源取代行政机构配置资源,以支持市场经济的制度取代支持计划经济的制度。中东欧国家已经以市场经济体制取代了中央计划经济体制,经济转轨进程已经完成。经济转轨的完成并不意味着改革的终结。经济体制的变化是一个动态的进程,新建立的市场经济体制尚需要不断改革,以适应内外环境的变化。经济体制的改革是在现有市场经济的框架内进行的,是对新形成的市场经济体制的纠偏和完善。

二、中东欧的市场经济模式

中东欧作为新兴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市场经济不同于其他新兴市场经济国家。中东欧区域的市场经济具有如下共同的特征。第一,市场主导经济生活,国家在经济中发挥有限的作用。由于中央计划经济的经验,中东欧国家的政治精英对国家的疑虑根深蒂固。第二,中东欧国家为开放型经济,高度依赖外部特别是西欧的市场、资本和技术。中东欧国家贸易开放度较高,外国直接投资对中东欧国家影响很大,对中东欧国家的投资主要来自跨国公司。中东欧国家的增长依赖于外资流入,依赖于跨国公司的组织、资本和市场。中东欧国家国有商业银行的改造依赖于外资,外资已经控制了中东欧国家的商业银行部门。第三,中东欧国家均保持了一定的福利制度。中东欧国家福利部门的改革滞后于其他领域的改革,但是均建立了符合其国情的福利国家制度。中东欧国家一方面要向民众提供基本的福利,另一方面要避免感染欧洲过度福利的社会病。

三、经济转轨的成效:进展与分化

经济转轨对中东欧国家影响深远。纵观过去30年,中欧国家、波罗的海国家与西巴尔干国家之间的分化十分显著。这种分化不仅体现在市场经济体制的成熟度的差异上,而且体现在经济实绩的差异上。第一,市场经济的成熟度不尽相同。欧洲复兴与开发银行根据可持续的市场经济的六个领域(竞争、包容、良治、绿色、韧性和融合)对中东欧国家的转轨质量评估结果表明,中欧国家与波罗的海国家的市场经济优于西巴尔干国家,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则介于两者之间。第二,经济增长记录存在差别。从中东欧国家的经济增长记录看,1990年代对于多数中东欧国家而言是失去的十年。到1999年只有波兰、捷克和斯洛伐克恢复到1989年的国内生产总值水平。到2005年绝大多数中东欧国家才恢复到1989年的水平。1990—2017年欧盟11国(欧盟的中东欧成员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年平均增长率为2.4%,而西巴尔干国家年平均增长率只有0.4%。第三,经济地位的变化并不平衡。中东欧国家人均国民总收入的提高改变了中东欧国家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地位。根据世界银行的标准,迄今为止,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捷克、匈牙利、波兰、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跻身于高收入国家。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则处于追赶进程之中。西巴尔干国家为上中等收入国家,阿尔巴尼亚与波黑的发展并不稳定,人均国民总收入水平多次出现反复。西巴尔干国家与中欧国家和波罗的海国家之间差距很大。第四,赶超的进展并不均衡。欧盟新成员国在过去30年在赶超进程中取得重大进展,缩短了与欧盟老成员国之间的差距。西巴尔干国家的赶超进程则大大落后于欧盟新成员国。从2018年赶超指数看,波罗的海国家和中欧国家全面领先西巴尔干国家。第五,国家整体发展差距很大。在转轨30年之后波罗的海国家和中欧国家与西巴尔干之间的整体发展差距并未缩小。在经济和社会领域,西巴尔干国家明显落后于波罗的海国家和中欧国家。2007—2018年,西巴尔干国家在列格坦繁荣指数排名有所提高,马其顿、塞尔维亚和黑山排名上升的幅度很大。即使如此,其排名仍在50名之后,落后于波罗的海国家和中欧国家。

四、对中东欧国家大分化的解释


分享到:
猜您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