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 > >> 正文

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董事会主席尼尔·布什

来源:网络整理 2019-06-18 03:35   编辑:管理员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记者  张梦旭】美国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12日在位于亚特兰大的卡特中心,为前总统吉米·卡特颁发首届“美中关系卓越领袖奖”。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第三子尼尔·布什,作为基金会创办人与董事会主席出席颁奖活动。无论是上台致辞还是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尼尔·布什都对华秉持理性、合作和友好的立场。他一再跟记者提起当年同父亲在北京吃全聚德烤鸭的经历。谈到美中关系,他极为反感当前美国政客张口即来的“美国吃亏论”,而是认为两国都从双边关系中收获巨大。分析当前美中关系僵局的根源,尼尔·布什一针见血地表示,这是部分美国政客的霸权心态在作祟。

  在观察中国最前沿见证巨变

  深感美国制度对华未必有效

  环球时报:您经常去中国,如何看中国这些年的发展变化?

  尼尔·布什:我到过中国100多次。你知道,这是我一生中最令人惊奇的荣誉。从1975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开始,我就一直处在观察中国的最前沿,我见证了中国的崛起。第一次去中国时,我同家人一道从北京去无锡、南京和上海,正如我们所看到的,那时中国人的生活还不好,大家几乎都一样贫穷。印象中,中国人也没有什么自由。你知道,当时的人们不能自由旅行,甚至不能选择自己的工作、生活,如上大学等。但这样的状况一去不复返了。从我第一次到中国起,44年过去了,我看到中国崛起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数亿中国人摆脱贫困,现在中国的蓬勃发展和百姓的自由是1975年时看不到的。

  我亲眼见证了中国发生的这些巨变,这是非常了不起的,它塑造了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现在我有一个非常坚定的核心观点,那就是并不是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用相同的制度来治理,每个国家有不同的国情,而且有些国情是非常独特的,应该基于各自国家的实际情况建立相应的治理体系。中国的体制对中国来说运转良好,美国的制度对美国来说运作良好。但我们的制度对中国未必有效,你们的制度对美国也未必有效。我在这一问题上有非常强烈的感触。

  环球时报:您设立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以及“美中关系卓越领袖奖”的宗旨是什么?

  尼尔·布什:乔治·布什美中关系基金会成立于2017年,主要是为了将我父亲在发展美中关系方面的精神延续下去。我父亲一直认为,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这种关系应建立在相互尊重、富有建设性、卓有成效、互利共赢、商业强劲、政治可持续的基础之上。基金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方大为(David Firestein)是一位真正的中国问题专家,他对美中关系的态度和我父亲一样。因此,他提出以我父亲的名字命名一个奖项,表彰在发展美中关系上发挥出政治家般领导才能并作出卓越贡献的人士。

  环球时报:您说过,您的父亲是美国历史上最好的总统。您怎么看他对中美关系的贡献?

  尼尔·布什:是的。我为是他的儿子而感到骄傲,但我也试着通过一个公正的角度来看他4年总统任期内所面临的挑战,当科威特被他国入侵时,他建立了一个解放科威特的联盟。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他都很好地把握了政策方向,度过那些困难时期,避免了紧随其后的更大冲突。

  就美中关系而言,我父亲1989年初就任总统时,对任何总统来说也都是具有挑战性的时刻。如果当时美中关系脱轨的话,我们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恢复,才能构建起更为强大、更具建设性的关系。凭着对中国文化和中国处事方式的了解,我父亲非常敏感地意识到,我们需要把美中关系保持在正常轨道上。我认为这是他的主要成就之一。他在幕后做了正确的事,比如他给邓小平写信,同时派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斯考克罗夫特秘密访华。

  美中关系稳定对双方都有益

  “妖魔化中国”就是洗脑言论

  环球时报:您怎么看中美建交40年来的两国关系?当前双方是否进入了一个困难时期?

  尼尔·布什:我们确实进入了一个困难时期,这让我很困惑。因为在过去的40年里,美国一直是这一双边关系的明显受益者。美国在很多方面都明显受益,如我们的国内生产总值在过去40年里有巨大增长,这要得益于全球化,特别是美国与中国的关系。不仅如此,中国也从中受益。你知道,过去几十年时间里,中国从一个低收入国家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美国保持稳定的关系是很重要的因素之一。毫无疑问,过去40年的美中关系对于双方来说都是非常有益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