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常州 > >> 正文

从“东线重要战场”到“先进制造业之都”

来源:网络整理 2019-04-18 09:47   编辑:管理员  

 从“东线重要战场”到“先进制造业之都”





常州是一座具有革命传统的城市,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瞿秋白、张太雷、恽代英均出自常州,并称“常州三杰”。

在伟大的渡江战役中,常州战事激烈,英雄们的壮举令人敬仰。从击溃敌王牌师、击毙敌师长的潘墅之战,到一战俘敌9000余人(其中军官近千人)的溧阳阻击战;从重伤不下火线、牺牲在家乡解放前夜的烈士瞿钦民,到冒着生命危险带领船队运送3000多人过江的船老大秦长贵……常州这方江南热土,谱写了一曲曲为解放事业而献身的英雄赞歌。

人杰地灵、英雄辈出的常州,如今成为先进制造业基地。光伏新能源、轨道交通、机器人、数控机床、智能电网、石墨烯、物联网等多个行业,常州领跑全国,乃至全球。

一路向南

常州、金坛、溧阳相继解放

4月2日,在常州新北区革命纪念广场,当年潘墅战斗发生地附近,常州市委党史工委主任李亚雄指着地图,为记者还原了炮火连天的常州渡江战役及潘墅战斗。

李亚雄介绍,在渡江战役中,常州是东线重要战场,苏南的登陆地段覆盖了常州18公里全部长江沿岸。根据作战部署,第三野战军第23军、28军、29军为渡江战役东集团突破队。其中,23军从江阴东龙港(今小龙港)到丹阳黑木桥一带登陆。在作战中,23军以67师、69师为渡江第一梯队,以200团、207团为23军的突击团;以68师为第二梯队,并组成4个炮兵火力群,支援登陆。

4月21日晚7时30分,67师200团开始强渡天堑,约20分钟,与69师207团同时在乌泥河成功登陆。随后,师主力部队陆续登陆。当天,201团作为67师的二梯队,直插重兵把守的潘墅,击溃了敌王牌师291师、击毙敌中将师长廖定藩。22日上午,乘胜南下的199团,在武进湖塘镇毙敌5人,俘敌10余人。

21日,随67师后行动的军侦察营,在常州圩塘镇登陆,经百丈镇,进至常州北郊铁路边,与敌一辆铁甲车及车厢之敌接火,侦察营迅速疏散队形,形成四面包围,猛力追歼。敌见状不妙,拖着数节车厢向西逃窜,我军旋即扫清北门外围之敌,俘敌400余人,缴获船只100余条及大批物资。随后,穿城南下。

4月23日晨,随23军过江的华东警备第六旅先头营进入常州城,常州城宣告解放。而23军则继续向金坛、溧阳等地进军,堵歼溃逃之敌。同日,68师202团3营在下开河登陆成功,全歼该岛守敌。渡过长江后,歼灭圩塘附近守敌。23日,该师于金坛白塔镇歼敌52军一个营,并击溃从丹阳南窜至黄堰桥的保安旅,俘敌少将旅长以下600余人。

4月24日清晨,69师于金坛城郊击溃国民党内警五纵队和江苏省保安第7团,俘敌200余人,69师一部进驻金坛,金坛宣告解放。

4月25日下午,206团前卫营改换成敌军装束,由西门和北门进入城内,直捣敌团指挥所,击毙敌团长,歼敌800余人,俘敌90余人,缴获汽车30余辆,解放溧阳城。

4月26日,粟裕司令员率领指挥所进驻常州。当日,205团、206团、207团在溧阳外围布好口袋阵,击敌不计其数,活捉9000余人,其中军官近千人。

潘墅之战

谱写为解放事业献身的英雄赞歌

潘墅之战是解放常州的一次惨烈战斗。

4月21日晚,隶属于解放军“十大王牌师”23军67师的201团,作为二梯队顺利渡江,逼近重兵把守的潘墅。该团3营教导员瞿钦民率8连、加强营重机枪一个排,向潘墅实施正面进攻。营主力7、9连(一排)及团迫击炮连直插潘墅东南侧。不料,敌情有变。为阻击我大部队过江,敌291师师部率一个团已率先占领了潘墅,潘墅敌兵一下子多了几千人。291师是敌王牌师,号称“雄锋部队”,师长廖定藩是黄埔军校毕业的中将师长。

22日凌晨1时许,面对数十倍于我的敌人,8连果断偷袭,敌军措手不及,敌中将师长廖定藩被击毙。天亮后,敌人组织4个营反扑,被包围又与大部队失去联系的指战员们浴血奋战,歼敌百余人,最终弹尽援绝,40多人全部壮烈牺牲,用鲜血和生命,完成了钳制敌人、掩护我军主力部队渡江的任务。23日早晨8时许,199团1营、201团一部赶到,经过一个多小时激战,拿下潘墅。

带队的营教导员瞿钦民是常州人。1938年11月,他来到大别山参加了新四军,第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新四军4支队政治部宣传干事、民运干事、政治指导员等职。1940年11月转入地方工作,1943年11月任苏南溧(水)高(淳)县韩湖区委书记兼区长。抗战胜利后,重返部队,任营副政治教导员、政治教导员。渡江战役打响前,组织上考虑到瞿钦民眼睛深度近视,没有把他编入渡江第一梯队。但瞿钦民一再向党组织提出申请,第一时间投入了解放故乡的战斗。

在这场战斗中,瞿钦民他们谱写了一曲为解放事业而献身的英雄赞歌。

瞿钦民身上8处重伤,但仍坚持在一户农家的木楼上指挥战斗,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身负重伤的机枪连指导员潘增祥,在敌人蜂拥至前的关键时刻,拉响手榴弹,重创敌人,自己也光荣牺牲。副连长王太山,双腿被打断,攥着两颗手榴弹,爬出阵地百余米,和敌人同归于尽。二排长石太成,这个参加过辽沈、淮海战役的“战斗英雄”,把流出来的肠子按进腹中,艰难爬行,一寸一寸靠近敌阵,身后留下一条50多米的血路。班长萧流兴等30多名战士,翻墙越户,巷战迎敌,最后在一处牛棚附近,拼尽最后一点力气。

在常州渡江战役中,支援解放军的群众同样英勇。在新北区春江镇魏村当年的渡江点附近,村民们向记者讲述了船老大秦长贵的事迹。

4月21日晚到23日,魏村船老大秦长贵带领4条木船,共22人,多次往返,运送3000多名解放军指战员和近200匹战马过江。其间,还救起了一条即将倾覆、载有70多名战士的大船。在4月30日的庆功大会上,秦长贵和船工们集体荣立一等功,秦长贵获特等功臣称号。三野28军还奖给他们一面锦旗,上书“扬子江上英雄船”。1951年9月,秦长贵受邀出席“全国英模大会”。

至今,“扬子江上英雄船”的英雄事迹仍然在当地流传。

常州智造

200多个“隐形冠军”领跑全国

当年潘墅战斗发生地,如今已成为国家级智能传感器基地。

4月2日上午,记者走进龙虎塘智能传感小镇,迎接我们的是一台1米多高的机器人,一边领着大家参观一边讲解。让记者们感慨的是,小小一个街道,智能传感占据了江苏省30%、全国10%的产业份额。

解放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常州经济迅速崛起。上世纪80年代初,常州成为全国学习的工业明星城市。90年代,“苏南经济模式”又引领乡镇经济走向繁荣。如今的常州,先进制造业成为经济发展的“主动脉”。

上世纪80年代,常州作为全国经济体制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形成了以纺织、轻工、电子、机械加工等行业为主的工业体系。常州的名牌产品如金狮自行车、红梅照相机、星球收录机、幸福牌彩电、月夜灯芯绒、常州柴油机等,享誉国内外,其中小型柴油机、灯芯绒、卡其布等出口量位居全国之首。

如今,先进制造业已经成为常州第一支柱产业,亩均税收超千万企业超过500家。近10年来,常州更是催生了200多个国内外“隐形冠军”,100多个产品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在轨道交通、智能输变电、机器人、光伏、石墨烯、传感器等新兴制造业,常州都在国内占有重要地位。

比如在智能手机中,从扬声器、散热板到内饰件几乎都使用着常州的产品;高铁车厢里,乘客脚踏的、身体坐的、抬头看的,70%—80%产自常州;石墨烯产业,常州占得一半国内市场份额;全国每4台机器人,就有一台出自常州;常州的光伏产业,销售总量居全国第一,国内市场占1/6份额。

近几年,创意产业也开始在常州崛起。比如,常州通过“创意产业+”创造出“无中生有”恐龙城、“点土成金”古淹城、“小题大做”天目湖、“借题发挥”大佛塔、“虚实结合”嬉戏谷、“人文荟萃”古运河等一系列重量级旅游文化品牌。

常州,用实践唱响了一首创新发展的时代赞歌。

 


分享到: